记问之学与经世之学

《学记》中说,记问之学,不足以为人师。必也其听语乎!力不能问后语之。语之而不知,虽舍之可见。

那么,如果不是记问之学,那应该是什么学呢?在百度上是不好找的。

经过与本社大儒余君、才子崔家岭讨论,我们基本确定其对立面为“经世之学”,经是管理治理之意,也就是真才实用,实用的学问。也就是真学问。

用现在的话说,记问之学,基本上没有什么营养。或者是说自己不能吸收。而经世之学,那是用于认识世界,改造世界的。

想想不规则图形的面积、求导、傅丽叶展开等,比记一堆不着边际的知识要强得太多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